想聽他說 ─第1回─ 訪問就任ALVARK TOKYO助理GM的渡邊拓馬先生

想聽他說 ─第1回─ 訪問就任ALVARK TOKYO助理GM的渡邊拓馬先生

得分王是他的指定座位。



簡單地說,渡邊拓馬從福島工業高中時代起,就是那一代人中最厲害的傢伙。

1996年,他就讀3年級時的冬季杯。他們連續不斷地挫敗多所排名前列的強校打入決賽,與擁有正在就讀高2下學年的田臥勇太的能代工業〈後來創造了〝9連冠〞的傳說〉展開的那場決賽,至今仍是大家談論的話題。

總而言之,他的得分模式多姿多彩而且命中率高。

在拓殖大學時代,他從1年級開始就是王牌,連續4年都是聯賽的得分王。

畢業之後他加入到JBL Super League的名門豐田汽車〈現ALVARK TOKYO〉,成為新人王。

身為日本國家隊的王牌,他的宿命就是要肩負起整個籃球界!這麼說一點都不為過。

但是,與他超級靚麗的經歷相反,渡邊拓馬是一名任何時候都讓人覺得雅致、有深度的運動員。

在他職業生涯的尾聲,他以傳播經驗的老手身份在日立SUN ROCKERS〈現SUN ROCKERS SHIBUYA〉打了2年,在EARTH FRIENDS東京Z打了1年之後,回歸老巢豐田汽車ALVARK,渡過了最後賽季。

隨著上一季NBL最後賽季的閉幕,他15年的運動員生涯也隨之落下了帷幕。

在B聯盟開幕元年的這個賽季,我訪問了就任ALVARK TOKYO助理GM的渡邊拓馬先生。



關於引退之後5個月、B聯盟開幕的事。

〝沒有羨慕,我想說自己已經完成了身為一名運動員所有該做的事。〞

帶著明朗的表情,他這麼說,還說現在是以一名粉絲的眼光在看待B聯賽的。

〝希望晚輩們都能成為一流的,有名的運動員。希望B聯盟能成為孩子們奮鬥的目標。〞

之前從沒見過的特別演出ALVARK TOKYO與硫球GOLDEN KINGS的開幕戰,他坐在董事長的身邊,負責解說。

〝這讓我想起了從前在觀眾很少的賽場上比賽的事,還有在聯盟〈JBL超級聯盟、NBL〉變化的過程中比賽的事,不禁對〝終於走到這裡了嗎?〞而感慨萬千,變得都有點想哭了。〞

關於這次開幕戰的兩支隊伍,宣傳好像是這樣寫的:〝最強精英〞對〝雜草集團〞。那麼,ALVARK TOKYO究竟是支怎樣的隊伍呢?一問到職業生涯中大部分時間都在這裡渡過的這支隊伍的今天時,他就帶著熱情靜靜地說了起來。

〝不是精英啊,沒有一個運動員是一帆風順來到現在這個地點的。

有很多人至少都經歷過一次挫折,才從那裡爬上來的。

比如說伊藤大司和KJ〈松井啓大郎〉,〈※他們兩個都是在美國讀高中和大學的〉

許多我們都不曾經歷過的事,他們在美國都體驗過了。

在那樣的情形之下,他們每天清晨5點就要起床學習英語,練習,然後再一直學習到深夜。

就算是其它的運動員,也是經由各種不同的隊伍才走到這裡的。

沒有一個運動員是順順利利到達現在這個位置的。〞

只不過,為了讓普通人都認識這個到目前認知度都不高的籃球,才打造出了〝精英對雜草〞這麼淺顯易明的印象,也是可以理解的。

〝是呀,被媒體接納〈為精英〉是一件好事,在運動員周邊的我們也要好好去理解他們呢。

正因為有了這種理解,所以我想運動員是不會為世人所說的這個評語而有所動搖的。〞

拓馬先生現在的工作,是助理GM以及教育。

最終他會以GM的身份去帶領整支隊伍,聽說他為此而正在學習。結果當我一問起來,他就告訴我目前正在專心學習,但並不想做GM。

另一方面,教育方面的工作,倒是他想做的。

他想把自己通過籃球而學到的東西,教給孩子們。

〝作為助理GM,我的職責就是扮演運動員和公司籃球負責人之間的管道的角色。

到目前為止,我覺得在很多企業體育中,現場與公司籃球負責人的交流都很少。〞

每個月,要針對簽約時的比賽數據做一次評估。

當然,數據是必須留下的,但籃球並不是單靠數據就能成立的。

就運動員來看,他們希望公司籃球負責人也能看到自己在數據之外、其它方面的貢獻。

話雖如此,因為公司籃球負責人不懂籃球,所以不懂得數據以外的部分要怎麼評估。

〝公司籃球負責人方面很有熱情,希望通過營運令氣氛高漲起來,吸引到更多的觀眾,但無論如何,他們無法以運動員的角度去看待事情。而公司籃球負責人在做什麼,運動員是完全不知道的。

因此,如果由我來說明的話,我想運動員們也會接受。〞

〝企業團隊的籃球負責人和運動員之間的隔閡是很深的。

董事長的想法與運動員的想法有偏差,溝通得也不夠。

希望雙方都能說出更多的意見。〞

想去改善在打現役時就感受到的問題,這個想法化為一種動力,令他想盡力去完成自己現時所負責的工作。在他的心底,有他對晚輩的愛護。

〝希望他們留在ALVARK TOKYO的時間能長一點。

就算有一天要轉會到其他隊伍,也不會因為吵架而辭別。〞




ALVARK TOKYO的運動員們都很有〝同情心〞,拓馬先生說。

很多運動員的籃球IQ都很高。

他們很有同情心。

大家的人性都非常美好。

如果有哪個運動員不擅長防守,大家都會想〝如果他防守不住的話,我就去幫他填補〞;就算是有能力拿到30分的運動員,一旦看到其它隊員沒人防守,也會把手上的球傳過去。

〝同情心這句話,在我的心裡是一個關鍵詞,我也很想在教育時去傳授給大家。〞

籃球是一種身體相互踫撞的戰鬥。

曾經身處那種戰鬥中心的人物,嘴裡居然說出了同情心這句話。

一直認為作為王牌運動員而備受注目就是自己宿命的渡邊拓馬,其實真的想去做的,並不是自己要走到幕前,而是為了別人而去工作吧。

如果真是這樣,或許從今往後才是他的正式表演。

作為一名把籃球傳授給孩子們的老師,也作為一名想讓晚輩們閃閃發光的助理GM。

只不過,作為ALVARK TOKYO的另一張〝臉〞,走到幕前的事看來是無可繼續避免的。



2016.12.05

Back to My Random Mus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