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殘奧輪椅籃球觀戰記(4)對戰加拿大

里約殘奧輪椅籃球觀戰記(4)對戰加拿大

Day 4

09/11/2016

vs Canada

◎ Olympic Arena 

 

〝不應該是這樣的〞。在這種時候,要怎麼辦?

 

 

在隊長藤本玲央的腦海裡,經過由2004年初戰雅典殘奧會的舞台一直到今天所累積下來的經驗篩選出來的答案,都按情況分門別類收藏著。

 

 

雖說對手都是強隊,但賽果是0勝3負。

預賽只剩下二場比賽,打入決賽淘汰賽的可能性已無影無蹤了。

能獲得的最高名次是第9位,不可能得到更高的名次了。

賽前,日本國家代表把實際目標定為過去最好的戰績第6位。

其實運動員們的本意應該是想拿到更好的成績,拿獎牌的。

 

 

〝不應該是這樣的〞。

 

 

在那種情況之下,藤本並沒有開口回答,他拿出來的答案是〝只有去為明天做準備了〞。

 

 

凌晨6點,香西宏昭突然醒來。

昨晚在打完很晚的比賽回到選手村時已經是第二天了,因連續作戰而疲憊不堪的身體需要更多的休息才對。

這次的殘奧會對香西來說,是一次〝後悔得不行不行的大賽〞。

想要睡,卻突然哭了起來。

無處排解的悔恨,充徹在這還未完全放亮的清晨裡。

 

 

與藤本同為日本國家隊的兩位中堅骨幹而要去擔起王牌之職的香西無法不自責,他認為土耳其之戰、西班牙之戰都是因為自己投籃判斷失誤而負輸的。

 

 

運球,牽動對手的防守,然後把球傳送給無人防守的藤本、豐島和藤井。香西的任務就是讓整個隊伍都動起來。

 

在之前的比賽上,球都運轉得很好。

但及川HC卻指出:

〝你在〈自己〉投籃時,焦點是不是晃來晃去?〞

腦袋想著隊伍的整體情況,無法瞄準就投出去的球,應該有好幾個球吧?好像確有其事。

〝我知道在那種情況下要連續投中有多麼困難,但是,若不加以改善,之前的輸是無法轉化為成長的。在與加拿大隊對戰之前,〈及川〉晋平先生這樣說了我〞。

 

要在帶動整支隊伍的同時,還要讓自己的投籃焦點穩定下來的課題。

做到了,〝王牌〞的風範也就顯現出來了吧。

 

 

奧林匹克體育館,晚上9點。

與倫敦殘奧會的王者加拿大隊對戰,日本隊先發制人。

抓住對手在從進攻轉為防守的空隙,展開快速進攻。

這種打法之前非常少見。

 

 

加拿大的教練是名將麥克弗羅格里,可以說是及川HC的師傅。

及川等人主理一個名叫「Jcamp」的輪椅籃球的露營訓練就快10年了。〈本人也在第一年時作為初學球員參加過部分比賽〉。「Jcamp」是及川把從麥克弗羅格里那裡學來的東西在日本加以還原的場所,也是日本國家籃球的基本。

〈相關介紹報導,請參閱 http://www.kanpara.com/?p=3096 〉

 

對日本隊來說,這是和恩師對戰。

面對處在新老交替的加拿大隊,日本隊一次都沒讓對手領先過,以76-45的會心一戰完成了報恩。

 

 

Unit 1打出了順境,擁有不同個性的Unit 5要把那個境況承接下去。

雖然之前的比賽結果事與願違,但隊裡的每一個人都覺得〝不應該是這樣的〞,從來沒懷疑過Unit 5的實力。

 

10號宮島透視全場,不斷助攻。

3號土子拿下14分,得分大爆炸。

全場隊員相互聯動而令防守顯得朝氣蓬勃,把這個單元的個性表現了出來,與此同時Unit 1也在此期間得到了充份的休息。

 

要說比賽的順序也有走運不走運之類的話,那就沒辦法了,不過這樣的比賽若能安排在初期進行的話,結果會不會有所不同呢…

 

 

賽後,藤本親口向麥克弗羅格里表達了感謝之意。

〝正是因為你以開放的態度把所有一切傳授給了他,日本隊才能打出這麼出色、這麼有日本特色的籃球。我們一直很想把你傳授給晋平先生的東西在這裡表現出來,能夠做到,實在是太好了。〞

 



當我問到及川HC要跟打出了會心一戰的運動員們說些什麼時,他吸了一口氣後,這樣回答:

〝睡覺、吃飯,然後恢復過來,就這些。〞

 

 

挑戰世界王者澳大利亞隊的準備,已經做好了。

 

2016年9月11日

2016.10.13

Back to My Random Mus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