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殘奧輪椅籃球觀戰記(6)在沒有比賽的日子裡

里約殘奧輪椅籃球觀戰記(6)在沒有比賽的日子裡

Day 6

09/13/2016

◎ Paralympic Village



只向選手們要求出結果,是一件很殘酷的事。

什麼意思呢?

 



我不是作為傳媒,而以朋友的身份到訪了選手村。

因為不是採訪,因此在此要事先聲明:以下內容始終只是本人所見、所感受到的印象。

 

 

在那裡見到的景象,令我聯想到了很多很多。

 

基本來說那裡的情形非常好。全世界的頂級運動員都聚集在一個村子裡。

這裡有類似公寓那樣的多棟住宅樓以及大大的食堂,運動員、工作人員都要在這裡生活上幾個星期。以美國及中國等國家為首、擁有眾多運動員的國家會住在一整棟樓裡,不是那樣的國家,是幾個國家同居在一棟樓裡的。

盡管如此,運動員們都要在打贏或打輸的日子裡回到這裡,治癒疲憊,為下一次戰鬥準備。

 

 

這一次除了巴西,對其它所有國家而言這裡都是客場,但客場的影響程度有多大,就要看祖國做了什麼準備。

比如說回到冷冰冰、乏味的商務酒店與回到舒適的別墅酒店,精神方面的消耗度是不一樣的吧。

 

就以英國為例來看看,作為一個團體,英國隊從奧運會到殘奧會都一貫如此,設置擺放著沙發和巨大屏幕的休息室,為了讓運動員們放鬆下來,他們把各式各樣的工夫都帶進了宿舍樓裡。

運動員們結束了艱辛的比賽回來,在用國家顏色而加以統一的空間裡感受到家的感覺,歇上一口氣,才能為下一場比賽備戰。還可以與同為國家而戰的其它項目的競技伙伴融洽地交談。

至少要讓運動員們的精神穩定下來並提高狀態,為此,國家隊都在做力所能及的準備。

 






 

以英國為首,中國、法國和澳大利亞等都用大量的國旗來裝飾宿舍樓。從國旗的數量和尺寸完全與建築物的外觀吻合這一點來看,他們是事前就準備好的。

 

 

而在我們日本隊的宿舍樓裡,太陽旗則是稀稀落落的。與其說是事前就準備好的,不如說就是運動員們主動把自己帶來的太陽旗掛了上去而已。還有一些可能是支持者的吧,在門口停放自行車的地方也插著幾面小小的旗子,就像是因為顯得太孤單了,讓人不忍而留下的那樣。

 







 

很多運動員都會說〝感謝很多人的支持,才能夠來到這裡。〞

在宿舍樓裡,是有企業在飲食和補助飲食方面加以支援的。在看得到和看不到的地方,都有各種各樣的企業、有很多的人支持幫助,我們才能夠欣賞到日本國家隊的表現。

但是,總覺得日本的支援體制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對遠離祖國、面臨嚴峻戰鬥的運動員們來說,在國旗下能保住自己的陣地,能有自己的棲息之地和同伴,才能有安全感。

相反,就算有某種程度的個人差,但若要消除孤獨感、不安感和客場感,是需要內心去工作的。相信也有一些運動員在無法消除的情況下負傷而離開了賽場吧。

 



那些之所以獲得很多獎牌的國家,我覺得也是跟得到了不僅僅是運動員工作人員,還有把運動員們送上最前線的支援體制的幫助有關係的。

 



殘奧會因為「殘障」這一因素,在比賽規則和觀眾的構成上都包念著某種程度的「鬆手感」,我想這是殘奧會的一個巨大的魅力。

 

從規則而言,舉個例子,輪椅籃球的分數制就是其中之一。

根據殘障程度,運動員被分為1.0分至4.5分〈每0.5分為一個等級〉等幾個等級,上場的5名運動員的醫學分數總分不得超過14分。為的就是不讓隊伍只由身體最靈活的4.5分的運動員組成。

〈關於輪椅籃球的規則,請參照: http://www.jsad.or.jp/about/referenceroom_data/competition-guide_05.pdf 〉

從觀眾的構成而言,對很多人來說,比如說對失去兩個下肢是一種什麼情況,都沒有經驗。在那樣的狀態之下比賽,本身就會因為超出想像而令人感到驚訝並帶來敬意,觀眾帶著這樣的意識集中在一起,就會令賽場上的整體氣氛變成包含著敬意的柔和氣氛,不容易出現過分大罵運動員的情形。隨著殘奧會情報化與娛樂化的發展,不知道觀眾還有沒有這種想像力,但這些都是與現時的奧運會及世界杯,又或是主流職業體育運動的不同之處。

無論有沒有這種不同,從競技方面看,運動員們超出常人想像的戰鬥的本質,是不變的。

 

對位於國內頂點的一小部分國家隊運動員及工作人員,只說句〝去戰鬥吧〞,要日本隊在後援還不充分的情況下〝賽出結果〞,是一件非常殘酷的事。

殘奧會不是一個孤立無援就能取勝的地方。

 

而面對比賽則一心求勝,卻也是人的一種極其自然的感情。

 

2016年9月13日

 

2016.10.24

Back to My Random Mus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