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折茂武彥〈LEVANGA HOKKAIDO〉選手交談時所感〈後編〉

與折茂武彥〈LEVANGA HOKKAIDO〉選手交談時所感〈後編〉

〈相關交談報導請看→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JDQ4KB7JDQUTQP00K.html 〉

沒有兩個折茂。

是要作為球隊的董事長,還是要作為一名運動員?在一個人的心裡要怎麼讓這兩部分達成協議而相互兼容?

就算其中一方有強烈的發展意願,但也無法實現。幾乎所有的情況都是這樣的。

兩者的比重會是怎樣的?

 

 

〝雖說是坐在了董事長的位子上,不過除了籃球之外我幾乎什麼都沒做過,現在也是邊學邊做。

不是我自己想怎樣,應該說多虧了很多人的幫助,我才能做到現在。〞

 

 

在腳踩兩隻船的剛開始,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體驗了〝失眠〞的滋味。

腦海在翻騰,就算睡下了也馬上就醒來。

〝一個一睡能睡10個小時的大男人居然…〞

他露出了懷念的笑容。

 

和客人的關係,可以說脾氣火爆的年輕時代與經營球隊的現在有了180度的大轉變。

從前是從企業那裡領工資,然後在為數不多的客人面前比賽。

從來沒有意識到客人是什麼。

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再有,是為了後來的選手。

職業籃球選手為什麼會被人看得比棒球選手和足球選手低,他不能理解,因此他曾經想過要做一個靠打籃球也能賺大錢的先例。

他努力談判而調高工資。

當然他自信自己的表現值那個數。

結果,他的薪水調高到其他隊的要要求說〝不要給折茂那麼高的工資

不然我們也得加〉〞的程度。

盡管如此,和棒球選手還是相差了一個零。

 

 

在從大企業、豐田汽車球隊轉會到新興職業球隊的北海道時,那時的待遇差別給他帶來了很大的衝擊。

和有專用練習場的豐田不同,這裡是在停辦的學校裡的體育館裡練習的。

坐公共汽車去,需要6個小時。

也有過在比賽之後,有人遞上一個500塊錢的硬幣,讓他去吃頓晚飯的時候。

有段時間,他不明白意義何在而站在原地無法動彈。

 

 

職業球隊沒有門票收入自然無法生存。

作為招牌選手,折茂必須參加各種各樣的活動,出現在粉絲和贊助商等人的面前,這讓他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在那之前,或比賽或練習或訓練,除了花在籃球的時間之外,其餘的都是自己的自由時間。

連這樣的時間都要被奪走,再沒有比這種事更讓人感受到壓力的了。

 

但那些活動也終於有了收穫。在北海道,他作為〝球隊的臉〞而漸為人知,走在街上有人跟他打招呼的頻率也增加了。

比如受傷時,連老奶奶也會叮囑他〝快點痊癒呀!〞,〝要快點回來呀〞,

這是在豐田時沒有的事。

而這些聲音也逐漸改變了折茂的意識。

 

 

在球隊營失敗時,

為了〝北海道隊〞的存續,他主動坐上了董事長之位。

他向很多企業家低頭求助,請求他們成為贊助商,自己更化身為經營者,拿出自己的存款給運動員發薪水。

〝一下子就沒有了,之前賺來的錢一下子就沒有了。〞

他面帶笑容說出了這番悲壯的話。

有這樣的運動員嗎?

 

 

LEVANGA HOKKAIDO目前7勝23負,在東地區居最後一位。

B聯盟元年打到現在,對LEVANGA HOKKAIDO來說是苦苦掙扎的一季。

說到輸了很多場比賽的事,從日大進到豐田時的落差更大。

當時的日大是常勝將軍。

而豐田則跟現在不同,是門前擦鞋的墊子〈總要被人踩踏〉。

在強調論資排輩之社會當時的籃球界,他強忍著最初幾年連續敗北的懊悔,在累積了一定的實績和年頭之後,他開始著手進行球隊的意識改革。

第一場勝利就是在那之後取得的。

因為有了那種經驗,所以轉會到北海道之後輸了多少場,他都還能忍耐。

折磨身心的壓力,來自球場之外的地方。

 

 

在球場上面,漸漸變成了唯一能尋求自由的地方。

這只是我的想像,但相信也是他繼續打現役的其中一個理由吧。

 

 

〝什麼世代交替,這句話本身就是多餘的。〞

〝能不能做到才代表一切吧,不管有多少歲了!〞

語氣之中充滿了力量。

 

 

能跑能動的,卻因為年齡的尺度而要減少上場的時間。

→其結果是越發動不了。

→不得不退役。

 

 

這樣的循環是很奇怪的。

能夠做到和年輕人完全一樣的練習,也留下了很好的數據,沒有理由退役。

 

 

從來沒想過要退役。到了那個時候再考慮也不遲。

 

 

說實話我不太喜歡〝傳說〞這個稱呼。他有些抱歉地這麼說。

在將來某一天回望的時候,或許會覺得若能成為那樣的存在,該有多好!但現在應該是因為我老了才被人這麼說的吧?他笑了。

 



正因為是他,所以有個問題才要問他。

〝籃球打得好〞,指什麼?

折茂的回答是〝控制〞。

 

 

就以比賽只剩下5分鐘為例吧,控制那場比賽的趨勢,去導演,讓場上的其他9個人按照自己的意願去行動,要成為那樣選手。

成為最後必勝的選手。

那才是〝籃球打得好〞的選手。

在說著這句話的時候,浮現在他腦海裡的是他同期的對手,也可以說是和他一起把日本籃球拉扯到現在的盟友佐古賢一先生〈現在是HIROSHIMA DRAGONFLIES的HC〉。

〝籃球就是防禦。〞

 

 

那麼,在現在的B聯盟裡,誰是那個人?

〝果然還是TOCHIGI BREX,是田臥勇太。〞

除了田臥,他對下期B聯盟的明星候選人也提出了忠告。

〝他們打得相當好,但沒有光環。〞

這句話,聽起來就像在主張他們要出格出位似的。

一定是有很多〝好孩子〞吧。

看不到故事。

他呼籲要有多一些能引人關注,想來為你打氣的故事。

 

 

用漫畫術語來說,就是〝突出角色〞吧。

要有自己的風格,堅持自我。

與對手進行熾烈的戰鬥,互相廝殺,那樣的歷史。

 

 

個性突出了,大家的興趣才會蔓延到那個人一路走來的歷史以及相關人物等等的經線緯線之上。

反之亦然,在歷史與對手關係之中突出自己的個性。

 

 

這麼一來,整個籃球的故事就會變得越發深邃豐富。

讓看的人主動變成當事人。

 

 

〝老在發呆的話很危險呀!〞

 

 

在嚴厲語調的背後,深藏著希望這個B聯盟這次一定要變得更加強大的心願。



這是比誰都更清楚知道日本籃球變遷之人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

 

2017.01.20

Back to My Random Mus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