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聯盟的藝人兼廚師

B聯盟的藝人兼廚師

與名古屋Diamond Dolphins的前鋒張本天傑對談。

〈相關的對談報導請看→ http://www.asahi.com/articles/ASK2B4RKKK2BUTQP00N.html

〝用B聯盟選拔賽的方式把運動員召集在一起,然後到美國去遊學練球,那種事做不到嗎?〞

他認真地問到。

這句話是張本運動員為日本國家隊著想脫口而出的。

日本國家隊有一個弱點,那就是海外作戰的經驗不足,包括他自己在內。

不克服這個弱點,就無法在國際大賽中打入高級別的賽事。因為他切身感受到了這一點,才這樣說的吧。


在升讀小學6年級的時候,他從中國沈陽來到了日本〈愛知縣三好市〉,之後就在日本長大。

高中時拿到了日本國籍。

作為日本國家隊一員,在中國比賽時,他常被喝倒采。

 

他意識到肩負著國家而戰的份量。

說到國家隊,他的話就沒停過。

〝只要更多更多地去戰鬥就行了。〞

顧慮別人是日本人的優點,但在籃球方面有時也會變成缺點。

在打籃球這個遊戲上,幾乎任何場合的互讓都不是美德,更不是什麼。

 

他的籃球人生,是從跟在父親的摩托車後面運球追著開始的。那是他的少年時代。

他巨大的身形很是引人注目,差一點就被選入柔道部,幸好被他化解了。那是他的中學時代。

 

中部大學第一高中時代的訓練,是超超辛苦的。

要和田徑部的在山中跑上4~5公里,然後嘔吐。

練習步法要練到下半身都腫了,之後,才開始練習籃球。

之前肥胖的體型一口氣瘦了下來,還變得怎麼吃都吃不胖。

因為無論怎麼吃,體力都追不上練習的運動量而一直瘦下去,所以他的晨練就是吃便當。

早上,把裝得滿滿的便當帶去,然後要當著教練的面把那個吃掉。

 

在青山學院大學時代,與兩位前輩的相遇變成一個契機,令到他決定自己作為一名運動員要走什麼方向。

兩位前輩,分別是早2年的前輩‧投手辻直人和早1年的前輩‧得分手比江島慎。

在旁人看來,張本既有體型又能投籃還能運球,在禁區也能進攻,無所不能。

但他自己的感覺卻是

〝自己是絕對成為不了像他們兩個那樣的人。〞

這個相遇,給了他一個機會去思考自己今後要以什麼作武器而生存下去。

 

防守和籃板球。

加入豐田汽車Alvark〈現為Alvark TOKYO〉時,伊藤拓摩總教練對他說的,就是〝你要做日本的丹尼士‧洛文〞這句話。

不用說也知道,丹尼士‧洛文是名留NBA史的防守和籃板球的高手。

 

在Alvark時代,與來自美國的運動員人盯人防守時,自己的防守令到對方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開心。

心想〝就是這個〞。

做什麼事都能毫無紕漏做得很好的張本,找到了為自己定位的武器。

盡管如此,在人材雲集的Alvark裡,他還是要繼續坐冷板凳。

為了得到上場的機會,他決定轉會。

他是在新天地、名古屋Diamond Dolphins迎來B聯盟開幕元年的。

 

愛知縣本來就是他的老家。

雖然在東京很開心,但他說只要回到名古屋,就會覺得很自在。

說是有〝Home〞的感覺。

 

隊伍裡的年輕人很多,都很要好。

他也覺得自己必須在其中擔任領袖的角色。

年輕運動員只要累積經驗只要成長了,就等於整支隊伍也成長了。

Diamond Dolphins就是這樣一支不斷在成長的隊伍。

 

他以〝B聯盟的藝人〞而自居。

他也在全明星賽上出場。

他說〝難得來到了這樣的舞台,在大家的注目之下上場,那為何要什麼都不做呢?〞而覺得不可思議。

〝像平時那樣只是鞠個躬行個禮就下場的話,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跳了一支舞呢〞,他笑了。

 

家裡是開中國菜餐廳的,因此從孩提時起他就很會做中菜。

他會做飯,會安排去野營,很會照顧人。

他性格誠實,不懂隱瞞。既使是在對談裡,也說了許多在這裡不能寫出來的話。

名古屋的粉絲們一定很熱愛這個人物吧,我想這樣的粉絲今後還會更多更多增加的吧。

 

希望他能用上自己擅長的做菜手藝,在體育館裡賣起〝天傑便當〞~

去名古屋看比賽時,就一定要試試那個。

 

2月10日、11日在北海道立綜合體育中心舉辦的日本隊對伊朗隊的比賽,張本入選為最終成員,但2場比賽他都以DNP〈出場時間為零〉而完結。

 

可以知道他的內心有多麼懊悔。

是因為什麼受到好評而被選為成員?最後又是因為什麼不足而沒有上陣呢?

這些日子,他每天都要面對那些問題吧。

無論如何,相信答案肯定只會變成原動力,督促張本天傑進一步成長。

2017.03.01

Back to My Random Musings